最大的性器官是大脑—“吃货疗法”改变“性文化” 2

本文转自赖彗临个人主页

身体不听话 身体和大脑有时候“打架”的体验我们都知道吧,想想看有多少时候明明知道该起床,该干活了,身体却处于罢工状态?很多来访都和我反应我身体里面住了个“小孩”,“不听话”。我问ta, "真的是小孩不听话?还是那根本就不个孩子?" 回答上面这个问题之前,让我们简单了解一下大脑的各个部分的发展历史。Paul MacLean在上世纪60年代提出了三位一体的大脑(truine brain)假说,根据历史进化顺序,将人类大脑分成了 “两栖动物脑”(reptilian brain),“古哺乳动物脑”(limbic system)和“新浦如动物脑” (neocortex)“两栖动物脑” 也是主管身体很多重要机能,包括心跳,呼吸,睡眠和觉醒。这个部分是最早发展起来的,在我们出生时,这个部分就已经发展成熟了。主管情绪的中脑(limbic brain)和理性思考的前脑(neocortex)在出生后慢慢发展,前脑最后发展成熟,一般我们说25-26岁才是真正步入“成年期”就是因为这个部分要到25/26才发展成熟。 絮叨完大脑发展简史,再让我们反思看看,我们常常说的理性大脑真的是所谓的“大人”?然后那个身体和情感的部分才是我们“不听话”的“小孩”吗?错了❌!我们的理性大脑是最后才发展起来的。我常常和我的来访说,你的理性大脑才是你的“小孩”,情绪大脑是你的“爹妈”,身体的大脑是的“爷爷奶奶”……“啊,难怪啊,爹妈和爷爷奶奶都是我的祖宗,怎么可能都挺我话,原来是我太爱管事,期待过高……”

女性生殖器反应几乎和大脑感受无相关 扯远了,回到性的这个议题上,我们的性生活,需要三个部分的大脑协作,共同完成这个任务,并且一致认为性生活很愉悦,那才是真的愉悦。 我喜欢拿吃的来说事儿,大家感受看看这个下面这个故事。 有多少人会认同“流口水”等于“好吃”?这相关性可能高于0,但应该不会出现这个场景吧。 “这柠檬好酸好难吃啊!” “谁说的,你明明流了那么多口水,一定好吃!” 可是在性议题上,几乎所有人都认同接下来这个场景 “我不想要做,好痛啊!” “谁说的,你好湿啊,你一定想要!” 生殖器湿度和大脑感受在女性中只有10%相关性,男性中有50% (Hall, 1985)。有很多原因,除了刚刚讲到身体反应很多归“你爷爷”管之外以及男女生理差异外,更大的原因是女性性文化比男性还负面很多。 所以女性生殖器反应几乎和大脑感受无相关 (arousal nonconcordance),男性还可以碰碰运气。 这个理论,三十多年前我的老师Katherine Hall 就已经提出了,可是有多少人今天看到这里还是很震惊?前几年Emily Nagoski 写了一本性教育畅销书,这个理论才终于在三十年后重见天日,被很多读者熟知。 我希望每个人都能记住,并且至少告诉一个家人/朋友/恋人,因为这不仅仅是性快感的议题,也是安全的议题。太多遭受性侵的个案跟我分享,觉得羞愧得无地自容,因为被性侵的时候她们“很享受”。我问你怎么知道享受了呢?她们说因为很湿,甚至有的有高潮。我跟她们分享柠檬的例子和无相关的理论,她们惊讶得目瞪口呆。因为我们的性文化太负面了,或者说女性性文化太负面,大部分人都从第一任性伴侣开始了解性,如果性伴侣恰好是男性,那基本上学到的是男性视角的性知识。男性的身体反应可比女性可预见性高出40%呢。 不是任何个人的问题,我没有针对男同胞的意思, 是我们的文化的问题,是性教育的失败。 沟通是唯一了解伴侣性体验的唯一途径 你说江浙菜厨子没学过川菜的,这厨艺再好能做好川菜吗,更不用说这厨艺一般的普通人了?身体反应很多时候和你主观体验无关,这很正常,你很多时候管不了你“爷爷”!其实如果性文化够健康够积极,这个都应该是常识,不需要耗时耗力劳烦性学专家去研究。就像我们不需要科学依据就能认可吃柠檬,流口水,可还是不好吃一样。所以即便被性侵达到性高潮,这也不是享受。有些读者看到这边慌乱了, “如果身体不可靠,我怎么才能知道我的伴侣享受我们的性生活呢?” 我告诉ta “是不是主观享受只有你自己知道,就像好不好吃你只能问啊,你和你的伴侣是性快感的答案!因为生殖器的客观反应与大脑主观感受之间在女性中无相关,男性中也只有50% " 大脑才是最大的性器官!沟通是了解伴侣性体验的唯一途径! Kazlev, M. Alan; et al. (19 October 2003). "The Triune Brain". KHEPER.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19 November 2003. Retrieved 25 May 2007 Katherine Hall (1985) Concordance between physiological and subjective measures of sexual arousal. Hall KS, Binik Y, Di Tomasso E. 1985




69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